• 拍沪牌发生新变化 黄牛祭出独立IP新忽悠
    发布日期:2019-11-04 23:26   来源:未知   阅读:

  5月的沪牌拍卖大战,被誉为史上最惨烈一次,和以往车牌拍卖不同的是,本次车牌拍卖首次禁用任何辅助软件。结果,参拍人数达到了156007人,打破4月刚刚创下的152298人的纪录,由于5月车牌额度较4月减少806辆,只有7482辆,因此本月最终中标率仅为4.8%,相当于21个人抢一张车牌,创下历史最低中标率。于是,“黄牛党”又开始“总结经验了”。

  上午十点半,资深“黄牛”MM和他的团队10人坐在网吧里,这次他为11人拍车牌。按照以往经验,MM安排了一个人盯一张车牌的策略。

  车牌拍卖首轮出价时间,竞拍者们纷纷打开“沪上第一网游”。可是大家很快发现,连输好几遍,就是出不了价。原来,原本“请输入右侧图像中的数字”,变成了“请输入右侧图像中的前(后)四位数字”。“外挂软件可以识别验证码,但是无法根据系统提示,选择性输入。这次忽然这样,措手不及,太‘坑’了!”MM说道。

  据悉,以往首轮出价,超过十点三十分三十秒,最低价就会定格到当月指导价,因为大家习惯首轮就出指导价。而这次拍卖,这一时间点显示为:十点三十一分十五秒,比以往整整晚了45秒。“变化太大,完全没有准备,一张都没拍到。”

  上周三,记者来到位于福州路的国拍中心,发现购买6月标书的市民零零散散,没有出现排队的情况。而前两个月,车牌拍卖前几天,国拍门口购买标书的队伍一直会从内部大厅一路延伸至走廊,再从门口一直排到福州路的人行道上。而代拍“黄牛”依然在上海国拍门口肆意揽客,面对市民不能用软件外挂后成功率是否会下降等顾虑,代拍“黄牛”们纷纷表示“不影响”,还表示他们也在改进方式,会给委托者“独立IP的待遇”,保证中标率。

  何谓独立IP待遇?一位“黄牛”表示,“以前我们一台电脑拍好几张标书,这次我们一台电脑一个独立IP,每台电脑只拍一张标书。”有了独立IP后,国拍就很难监测到异常出价行为了。“当然,我们这样操作会损失‘名额’,所以你要快点下单。”另一位“黄牛”催促道。

  不过“黄牛”的这套说辞马上被专业人士否定,复旦大学信息学院副教授凌力公开撰文认为,“黄牛”“独立IP”的说辞不靠谱。“在互联网上IP地址是很珍贵的资源,不会给每台电脑一个IP。一般一家公司一个IP,员工们使用的是同一个IP地址。如果这几名员工在单位拍牌,正常拍牌的话也不会是独立IP。”因为光从IP地址很难辨别是不是“黄牛”,有关部门不会使用这种手段来甄别,所以“黄牛”的“独立IP”是忽悠。

  也有专家表示,家用的电信ADSL是每户人家一个独立IP,有线通不是独立IP,几户人家共用一个IP地址,共享宽带,一个电脑一台IP是不靠谱的,成本也较高。其实,早在5月份刚推出新政时,“黄牛”就以独立IP作过幌子。

  此次在明令“禁止外挂”前提下,虽然“黄牛”以及代拍公司没那么嚣张了,但事实上,外挂现象仍没有得到完全杜绝。记者在某汽车论坛上看到,不少疑似“黄牛”在论坛上大吐拍后心得,甚至大有炫耀之意,并称外挂是不可能完全被禁止。

  虽然专家和官方都如此说,但竞拍者仍旧不放心。在国拍中心记者遇到一位拍牌者,他从去年3月份就开始拍牌,已经14个月了,“黄牛”换了三任,代拍费也从3000元涨到了8000元。“还是让‘黄牛’拍啊,这次拍不中继续,我自己连第三次出价都进不去。”沈先生办了自己和妻子两个人的卡来拍牌,自己的交给“黄牛”,而妻子在家中拍。“自己试过就知道,20M的网速根本不行,‘黄牛’起码比我好吧,网速肯定比我快。”

  “其实国拍中心门口的‘黄牛’基本都是浆糊,找他们拍还不如自己来拍,反正都靠运气!”MM告诉《申》报记者,目前市面上代拍公司强调的无非是其拥有独家的代拍外挂软件和优质的网络带宽。但大部分“正规的”“黄牛”都是车轮战术,绝不是拥有什么软件就可以成功的。

  “许多成功率高的‘黄牛’都是人海战术,由带头人指挥作战。就有点像狮群捕猎一样。比如拍牌软件在最后五分钟会出现一个区间调整价格。这时候带头人先让一百人集中出一个区间底价,把价格迅速地往上拉。但这个数字逼近封顶价太慢,这时候第二拨人100个人就再输入。最后100个人等着既定数字到做局部调整。”MM说,这个和网速没有太大的关系。

  虽然本次沪牌拍卖在最终出价阶段,在“黄牛”以及代拍公司有所收敛的前提下,拍牌人仍旧感觉到了一些“异常”。不少投标者反映,升级后的系统并不稳定,输入价格后系统验证码刷不出来,甚至出现连不上服务器的新情况。

  针对这种情况,上海私车额度管理部门表示,6月起,沪牌拍卖将上线新的拍卖系统,将现有的通过客户端投标方式改为在浏览器上直接投标。不过对于这一变化,一些“黄牛”则表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还是会根据本月拍卖中系统发生的变化来想办法应对。

  有代拍者认为,真的要杜绝“作弊”的话,恐怕要像考试一样,在指定的时间,指定的地方,指定的电脑终端和网络,靠竞拍者的出价和时间的排名决定最终的中标情况。

  5月的沪牌拍卖大战,被誉为史上最惨烈一次,和以往车牌拍卖不同的是,本次车牌拍卖首次禁用任何辅助软件。结果,参拍人数达到了156007人,打破4月刚刚创下的152298人的纪录,由于5月车牌额度较4月减少806辆,只有7482辆,因此本月最终中标率仅为4.8%,相当于21个人抢一张车牌,创下历史最低中标率。于是,“黄牛党”又开始“总结经验了”。

  上午十点半,资深“黄牛”MM和他的团队10人坐在网吧里,这次他为11人拍车牌。按照以往经验,MM安排了一个人盯一张车牌的策略。

  车牌拍卖首轮出价时间,竞拍者们纷纷打开“沪上第一网游”。可是大家很快发现,连输好几遍,就是出不了价。原来,原本“请输入右侧图像中的数字”,变成了“请输入右侧图像中的前(后)四位数字”。“外挂软件可以识别验证码,但是无法根据系统提示,选择性输入。这次忽然这样,措手不及,太‘坑’了!”MM说道。

  据悉,以往首轮出价,超过十点三十分三十秒,最低价就会定格到当月指导价,因为大家习惯首轮就出指导价。而这次拍卖,这一时间点显示为:十点三十一分十五秒,比以往整整晚了45秒。“变化太大,完全没有准备,一张都没拍到。”

  上周三,记者来到位于福州路的国拍中心,发现购买6月标书的市民零零散散,没有出现排队的情况。而前两个月,车牌拍卖前几天,国拍门口购买标书的队伍一直会从内部大厅一路延伸至走廊,再从门口一直排到福州路的人行道上。而代拍“黄牛”依然在上海国拍门口肆意揽客,面对市民不能用软件外挂后成功率是否会下降等顾虑,代拍“黄牛”们纷纷表示“不影响”,还表示他们也在改进方式,会给委托者“独立IP的待遇”,保证中标率。

  何谓独立IP待遇?一位“黄牛”表示,“以前我们一台电脑拍好几张标书,这次我们一台电脑一个独立IP,每台电脑只拍一张标书。”有了独立IP后,国拍就很难监测到异常出价行为了。“当然,我们这样操作会损失‘名额’,所以你要快点下单。”另一位“黄牛”催促道。

  不过“黄牛”的这套说辞马上被专业人士否定,复旦大学信息学院副教授凌力公开撰文认为,“黄牛”“独立IP”的说辞不靠谱。“在互联网上IP地址是很珍贵的资源,不会给每台电脑一个IP。一般一家公司一个IP,员工们使用的是同一个IP地址。如果这几名员工在单位拍牌,正常拍牌的话也不会是独立IP。”因为光从IP地址很难辨别是不是“黄牛”,有关部门不会使用这种手段来甄别,所以“黄牛”的“独立IP”是忽悠。

  也有专家表示,家用的电信ADSL是每户人家一个独立IP,有线通不是独立IP,几户人家共用一个IP地址,共享宽带,一个电脑一台IP是不靠谱的,成本也较高。其实,早在5月份刚推出新政时,“黄牛”就以独立IP作过幌子。

  此次在明令“禁止外挂”前提下,虽然“黄牛”以及代拍公司没那么嚣张了,但事实上,外挂现象仍没有得到完全杜绝。记者在某汽车论坛上看到,不少疑似“黄牛”在论坛上大吐拍后心得,甚至大有炫耀之意,并称外挂是不可能完全被禁止。

  虽然专家和官方都如此说,但竞拍者仍旧不放心。在国拍中心记者遇到一位拍牌者,他从去年3月份就开始拍牌,已经14个月了,“黄牛”换了三任,代拍费也从3000元涨到了8000元。“还是让‘黄牛’拍啊,这次拍不中继续,我自己连第三次出价都进不去。”沈先生办了自己和妻子两个人的卡来拍牌,自己的交给“黄牛”,而妻子在家中拍。“自己试过就知道,20M的网速根本不行,‘黄牛’起码比我好吧,网速肯定比我快。”

  “其实国拍中心门口的‘黄牛’基本都是浆糊,找他们拍还不如自己来拍,反正都靠运气!”MM告诉《申》报记者,目前市面上代拍公司强调的无非是其拥有独家的代拍外挂软件和优质的网络带宽。但大部分“正规的”“黄牛”都是车轮战术,绝不是拥有什么软件就可以成功的。

  “许多成功率高的‘黄牛’都是人海战术,由带头人指挥作战。就有点像狮群捕猎一样。比如拍牌软件在最后五分钟会出现一个区间调整价格。这时候带头人先让一百人集中出一个区间底价,把价格迅速地往上拉。但这个数字逼近封顶价太慢,这时候第二拨人100个人就再输入。最后100个人等着既定数字到做局部调整。”MM说,这个和网速没有太大的关系。

  虽然本次沪牌拍卖在最终出价阶段,在“黄牛”以及代拍公司有所收敛的前提下,拍牌人仍旧感觉到了一些“异常”。不少投标者反映,升级后的系统并不稳定,输入价格后系统验证码刷不出来,甚至出现连不上服务器的新情况。

  针对这种情况,上海私车额度管理部门表示,6月起,沪牌拍卖将上线新的拍卖系统,将现有的通过客户端投标方式改为在浏览器上直接投标。不过对于这一变化,一些“黄牛”则表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还是会根据本月拍卖中系统发生的变化来想办法应对。

  有代拍者认为,真的要杜绝“作弊”的话,恐怕要像考试一样,在指定的时间,指定的地方,指定的电脑终端和网络,靠竞拍者的出价和时间的排名决定最终的中标情况。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